欲真正缓和反修例冲突 港府还应反思三大失误

2019-06-17 13:34:53

6月15日,面对近来香港的修例冲突,为了让社会恢复平静,特首林郑在政府总部召开了记者会,宣布“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例工作,做更多解说,听更多意见”,“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会致函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收回条例草案恢复二读辩论的预告,立法会修例的工作会暂停”,“政府无意就工作设下时限,并承诺会整合意见后,向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汇报,以及征询议员意见,再决定下一步工作”。

林郑暂缓修例的决定,释放了善意和弹性,但能否真正缓和局势,还有待观察(图源:AP)

林郑还坦承“因解说沟通工作不足,令香港社会产生巨大分歧,市民对修例至今仍有疑虑及猜忌”,“对过去几日游行示威出现的严重冲突,导致警察、记者、市民受伤,感到痛心”,“作为负责任的政府需审时度势,保障香港最大福祉,令社会尽快恢复平静,避免再有人受伤害”,“自己将以最有诚意最谦虚的态度接受批评”。旋即,中国港澳办发言人、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负责人和香港中联办负责人迅速作出回应,均“对这一决定表示支持、理解和尊重”。

应该说,林郑暂缓修例的决定,释放了善意和弹性,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缓和当前香港的紧张对立情绪。只不过,考虑到香港社会反修例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修例在很大程度上被扭曲和污名化,抗议者的诉求也由单纯的反修例演变为对林郑和港府的不信任和不满,因此接下来局势能否真正缓和,还取决于港府能否真正认识到推动修例过程中存在的不足和短板,并进行深刻反思,提升沟通和管治能力。

香港修例的起因是,一名香港男子在台湾杀害女友后潜逃回香港,由于港台之间没有逃犯引渡协议,导致该案件难以处理(图源:香港01)

1/1

为了让罪犯得到应有惩处,以及填补香港法制漏洞,林郑和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图源:新华社)

2/2

香港立法会内,一度围绕修例爆发严重冲突(图源:AP)

3/3

为了抗议港府推动修例,香港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人数越来越多(图源:AP)

4/4

6月12日,许多港人在立法会外集会,过程中一度发生激进暴力行为(图源:Reuters)

5/5
上一张下一张

梳理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以来的种种表现,可以发现,港府至少存在三大失误。其一,港府低估了修例的复杂性和冲突性,未能充分认识到香港社会多年以来积累的对港府和中国内地司法体系的不信任、对经济民生等深层次问题的不满。

就像6月15日林郑所坦承的“市民对修例至今仍有疑虑及猜忌”那样,许多港人对修例存在疑虑和担忧。这里有修例被人为扭曲和污名化的原因,也有多年以来港府认受性和管治能力不足的原因,还有港人对于中国内地司法体系乃至整个治理体系不认同的原因,更有许多港人生存艰难,每天在巨大经济压力下苟且偷生、看不到希望,以至于常年迁怒于港府,甚至不惜选择与港府“对着干”的原因。遗憾的是,在推动修例过程中,港府未能看到这些,忽略了许多港人的焦虑和不满情绪,更没有预料到修例的复杂性和冲突性,以至于没有未雨绸缪、做好应对。

其二,港府推动修例时操之过急、得理不饶人,既没有先易后难,先通过一些争议性小的暴力罪行,又没有进行充分的社会咨询,以凝聚必要的精英和民意共识。当然,港府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失误,一个重要原因是港府自恃修例占据道德制高点,是有助于填补香港法制漏洞、彰显司法公义。坦率说,港府这样的心态有其原因,修例起初确实是一手好牌,是为了建立制度化移交罪犯的机制。对于香港这样一个视法治为核心价值的国际化大都市而言,在法制层面存在漏洞,让一些逃犯逍遥法外,甚至让香港成为一些罪犯眼里的天堂,的确是很不应该出现的一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