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即将重启与美谈判 中国为何态度更强硬

“破釜沉舟,百万秦关终属楚;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中国商务部官网北京时间7月10日发表声明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7月9日晚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通话,就落实两国元首大阪会晤共识交换意见。一度中止的中美贸易谈判有望再次启动。

 但是外界对此仅是谨慎乐观,因为在此之前,中美对于重启谈判已经经过几次语言交锋。比如7月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就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中方达成贸易协议的压力比美方高一说公开回应“如果美方不需要协议,为何同中方谈了11轮磋商,现在又同中方同意要重启磋商?”7月4日的中国商务部例行记者会上,新闻发言人高峰曾对媒体表示,“如果双方能达成协议,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事实上,在中美元首于今年6月底的日本大阪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达成重启贸易谈判的协议后,中方展现出的态度似乎更加强硬。

2018年7月6日,美国政府宣布向中国价值34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25%关税,中国随后祭出反制措施,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正式打响。近一年来,双方的出口额较互征关税前均有减少,中美贸易战已经对彼此构成打击。2019年5月以来美国对华采取了一系列措“极限施压”:先是把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然后将华为、大疆等中国高科技企业列入“实体清单”,使其面临供应链崩溃的风险;在台湾和南海等问题上向中国发难;收紧对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的签证;甚至抵制孔子学院以彰显对“异质文明”的宣战……

很多人都在问中国如何应对?其实中国一直在用行动回答:一条外线、一条内线,双线并进。如果一定要用一套官方话语,那么5月29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简称中共深改委)第八次会议上的讲话足以展现北京最高层的态度和方法,他说:“我国改革发展形势正处于深刻变化之中,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改革发展面临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我们要保持战略定力,坚持问题导向,因势利导、统筹谋划、精准施策,在防范化解重大矛盾和突出问题上出实招硬招。”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是什么让中国政府和领导人有着超乎特朗普预料的定力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7月5日对媒体说,美中两国官员正在积极安排下周举行高级贸易谈判,但是以电话谈判的方式进行,至于面对面谈判目前日期则尚未确定(图源:Reuters)

1/4

特朗普称中方达成贸易协议的压力比美方高,2019年7月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的回答显然表现出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图源:中国外交部官网)

2/4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于7月4日强硬表态,要求美国撤回此前对华商品征收的关税(图源:新华社)

3/4

当王岐山2019年7月8日在第八届世界和平论坛开幕式的致辞中,称“以利益融合促进共同安全,反对以国家安全之名行保护主义之实”的时候,外界普遍将之解读为这是王岐山少有地就中美贸易战发声(图源:新华社)

4/4

2019年5月15日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习近平发表讲话称“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被解读为北京向长期存在、根深蒂固的西方中心论提出了挑战(图源:AFP)

5/5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下联动 纵横捭阖

先看两组数据。从2018年7月至今,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额合计减少了约180亿美元,减幅约为14%,占对美国总出口额的3%左右。其中,集成电路和机械产品零部件等产品的出口下滑尤为明显。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额减少了约230亿美元。大豆等农产品出口急剧减少,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的出口也大幅萎缩。

另外,中国海关统计显示,2019年前5个月,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2.1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1%。出口增长6.1%,进口增长1.8%。其中,欧盟(EU)作为第一大贸易伙伴,中欧贸易总值1.9万亿元,增长11.7%。东盟(ASEAN)为第二大贸易伙伴,与东盟贸易总值为1.63万亿元,增长9.4%。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计进出口3.49万亿元,增长9%,高出整体增速4.9个百分点,已占外贸总值的28.8%。而受到中美贸易战影响,美国已经沦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2019年前5个月中美贸易总值为1.42万亿元,占中国外贸总值的11.7%。

再看6月5日至7日,习近平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中俄两国签署23份经济、投资、工业和教育领域合作文件,包括被美国视为安全威胁的中国电信巨头华为与俄罗斯电信公司MTS达成5G协议。“中俄方案”的提法首次面世,两国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紧接着,6月13日习近平出席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简称上合组织峰会)、以及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简称亚信峰会)。

再往前看,3月底习近平访问欧洲意大利、摩纳哥、法国三国,返程前习近平受法国总统邀请,同德国总理和欧盟委员会主席举行了一场罕见的法德欧中非正式领导人会晤。不到半个月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欧,先出席布鲁塞尔第二十一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后出席克罗地亚第八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一个月后的4月27日,多位欧洲国家派代表出席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高峰合作论坛。5月15日至23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又先后访问挪威、奥地利和匈牙利。

不仅是中共领导层,近期中国各省级地方大员也频繁外访。5月到6月,吉林、四川、重庆、辽宁、浙江、江苏、安徽、北京、广东和山西等省市的党政一把手先后率队外访。

对于如此高密度的内外互动,或许有人会说,这是北京应对中美贸易战的“招数”,以一带一路为平台纵横捭阖,以抵御外部风险。这个话也对,也不对。对在于,从成果来看,推介“一带一路”很大程度上对冲了美国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帮助中国打开了新的外部发展空间。不对在于,欧亚大陆这么多国家,究竟是什么力量推动了这个局面的发生?是中美贸易战吗?显然不是。

习近平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之后,在首次外访时就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远的不说,近期从中法全球治理论坛到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从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到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从上合组织峰会到亚信峰会,无不显示“合作共赢”是中国外交一贯的理念,“天下为公”是中国外交不变的情怀。这不仅是中国领导人的政治口号,而且也已经付诸行动。

在某种程度上,中国还得感谢特朗普这位美国非建制总统。因为他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让中国得以深化同各国友好合作,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而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也让更多的国家开始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全球正在面临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等严峻挑战,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为各国的发展提供了强大动能,让他们有了另一种选择的可能。

“行生于己,名生于人。”一个开放包容、勇于担当的中国,正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同和支持。如此,从外部纵横捭阖的角度看,应对贸易战是果不是因。即便有一天中美贸易战终止,北京的步伐也不会改变。

稳扎稳打 发展经济

将视线转向中国内部。在美国5月10日再对中国加徵关税后,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13日宣布对部分美国产品提高关税。很多人都注意到,中国还高调地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宣布进行稀土出口管制。除此之外,也效仿美国制定了两份“清单”:中国商务部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中国国家发改委出台“国家技术安全管理清单制度”。这些举动,显然是对美国做出的直接而实质性的反制。

其实,在新一轮中美互加关税后,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曾接受过采访,他当时说,中国要“做好‘六稳’工作,采取一系列针对性措施”。外界多注意到了“针对性措施”,而忽视了“六稳”。宁吉喆提到了几点:在就业方面,通过创业带动就业,深入推进实施“双创”升级版,大力发展新产业新业态,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培训计划,实施青年就业启航计划,抓紧落实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计划;在外资方面,6月底前出台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负面清单只做减法、不做加法;在投资方面,加快补齐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短板弱项,实施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适当降低基础设施等项目资本金比例,建立健全吸引民间资本投资重点领域长效机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