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自由主义】贺卫方要直面的贸易战残酷逻辑

苏东剧变以来,曾经风靡半个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陷入沉寂,自由主义逐渐流行于世,成为主导世界的思潮。经济自由化、全球化、政治民主化、尊重人权,确实推动了世界的巨大变革,乃至世界上很多人都将自由主义视为普世的价值,甚至提出了“历史的终结”。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两岸三地许多自由派,常年以来崇尚自由主义,以为历史只有沿着自由主义的轨迹发展,才是正途。一些自由派更是将美国视作自由主义的灯塔和圣殿,认为美国充满道德光环,是全世界自由民主人权的守卫者,主张一切向美国看齐,甚至少数激进者,还提出全盘美国化。

然而,随着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上台和中美贸易战的升级,人们开始对自由主义产生困惑,一些自由派更是对他们的自由主义偶像——美国感到迷茫。毫无从政经验的特朗普,在美国民主陷入撕裂危机的民粹浪潮中上台后,一反美国作为自由民主捍卫者的普世主义,反而打出“以美国优先”的口号,毫不掩饰地利益导向,以反自由主义、反建制的重商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为信条,完全颠覆了美国的自由主义圣殿的形象。而特朗普大打贸易战,深度介入国际和市场的玩法,更是颠覆了自由主义者的经济自由化论断,让他们感到无所适从和失望。

在这个关口,为了理性认识自由主义,多维新闻梳理两岸三地百年来十位有代表性的自由主义学者,提出十问自由主义,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进行反思,以飨读者。第九篇以当代中国自由主义学者、法学家贺卫方为切入点,探讨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美国对待中国公司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的明显政治意图让外界对其三权制衡的有效性提出质疑,也给诸如贺卫方等崇尚三权分立的中国自由主义者的话语自洽提出了现实挑战(图源:VCG)

中国自由主义者给人的印象是,他们往往充满理想热忱,却总是忽视中国漫长历史所造成的文化和制度土壤对他们所希求的西方式“民主宪政”的张力。因而,当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自由主义学者贺卫方等在《零八宪章》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时,他们应该意识到,这份文件忽略了中国最大的政治现实,在当下只具有文本意义、离地太远。而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从来不缺乏记录各种政治理想的文本。

其实,有时候,他们并非没有意识到这点,而是采用了用头脑中的理想去否认现实的不合时宜态度。

比如,贺卫方在2013年的一次探讨中国法治建设曲折之路的谈话中承认,中国传统郡县制社会下地方自治的缺失以及科举考试制造的阶层流动性,使得中国社会缺乏与皇权对抗的力量,导致中国没有形成西式法治秩序。

这原本应该成为中国当下法治建设的本土逻辑起点,但他宁愿选择用头脑中的理想热忱去否认中国历史的现实,发出“看起来好像在2000年前就走错了路”的感叹。对于他们拿来主义的理想来说,中国漫长而单调的历史,真是一个遗憾! 

客观的说,用理想否认现实,这并不是建设性的态度,而是思维的幼稚和因果的倒置。理性的逻辑应该是,历史从深处走来时是如此,那么当下就不应该忽视这条路径的约束,而是在承认实然的情况下,走向理想的应然。这才是更具现实性和建设性的态度。

正是因为颠倒应然和实然的关系,故而,在心中的理想信念的鼓舞下,他们并不吝于对中国的历史事实进行切割和歪曲,以适应自己的逻辑体系。比如,贺卫方曾指称,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清政府欺负西方人的结果。这像极了中美贸易战中一些荒谬论调——不是特朗普政府在打压中国,而是中国“欺骗”西方的应得的结果。

在思维中,理想与现实的不匹配至多产生一些思想纠结,但在现实中,一套理想化的“拿来”制度与现实土壤的龃龉所产生的治理失效甚至失败,其巨大的代价和成本则需要被试验对象全盘承担。

自由主义者应明白,民主与宪政,不只是美好的词汇,而是依托于制度去实现。没有哪个国家不高呼“民主与宪政”的口号,但“民主与宪政”的制度实现并不是只有西方一条路。一套制度的形成原本就是动态的,是在历史路径中,在现实的各种利益的互动中成形、塑造的,并且无时不刻不在经历动态的修正。这就意味着,没有一个国家的制度能够完全套用在另一个国家头上。

而事实证明,在中国自由主义者眼中号称“民主自由灯塔”的美国,“三权分立”的制衡机制有时看来并未发挥出应有的效果。如在中国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女士依美国司法部要求被加拿大扣留的事件中,特朗普对此曾表态称,如果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有帮助的话,他愿意干预司法诉讼,这明显是行政权力对司法权力的僭越。

因而,正如在解释中国经济运行中屡屡失效的西方经济理论模型一样,中国未来的政治模型也无需生硬比附西方哪个国家。无论是贺卫方推崇的北欧社会民主主义,还是以美国为圭臬的“宪政”,都必须以审慎的态度经过中国现实的检验。而这个现实,既有中国内部的历史路径依赖的问题,也有中国面临的变幻的国际局势问题。

讽刺的是,正是一些期望中国能够发生“民主转型”的国家,正在撕掉自由民主的道德外衣,大打贸易战,促使中国内部的权力运作和政治生态发生变化,在自卫反击下,更加发酵为一个他们眼中的“非民主宪政”国家。在贸易战中,自由主义者的话语诠释对于中国民众来说已经愈发无力并失去市场,而这并不仅仅是言论管制的结果。

贸易战带来的残酷的现实逻辑,不知道如贺卫方等自由主义者,怎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